“限塑”变“禁塑”,管理白色污染当与时俱进

据2月25日央视报导,近日,《海南省全面禁止出产、出售和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施行方案》发布,方案宣布海南自本年起分品种逐步推进全面禁塑。海南省生态环境厅负责人介绍,2008年国务院办公厅相关规则施行以来,各个省份所做的根本上是“限塑”,海南这一次强调的是禁止。

2008年,《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限制出产出售使用塑料购物袋的告诉》出台,即坊间所说的“限塑令”。然而,居民对塑料袋使用便当性有着强烈的依赖,因此仅靠在商场超市里对塑料袋收取几毛钱费用,“限塑令”的作用仍然有限,于是有人呼吁“限塑令”晋级为“禁塑令”。

海南率先出台“禁塑令”,有一次性塑料制品使用量居高不下,影响海南国家生态文明实验区建设的原因,上述方案也确有不少亮点,比如,规则较详尽,明确了牵头部门和完成时间,有利于落实。再如,海南建立全生物降解塑料产业演示基地,禁止省外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进入,有望从供给环节“禁塑”。

不过,“禁塑令”施行效果仍需时间查验。其实,早在2015年吉林就全面施行“禁塑令”,但仍有一些小市场违背“禁塑令”。笔者认为,海南“禁塑”能否成功的要害,一是对违背禁令的处分能否到位;二是可降解塑料本钱能否下降。

所谓“禁塑”,禁的是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,而其代替品主要就是可降解塑料制品。如今,大型商场超市根本选用可降解塑料制品,而小市场、小商贩仍使用不可降解塑料制品,原因就在于本钱低。据悉,现在生物降解塑料袋本钱是传统塑料袋的2至3倍,如不采纳有用措施下降可降解塑料制品本钱,“禁塑令”效果恐怕不容乐观。降本钱是一种市场化管理方式,也是有用管理措施之一,一方面可从出产技能、资料等角度深化研讨,下降可降解塑料制品本钱;另外一方面,也可通过财务补助、税收优惠等手法来完成。

同时,要通过严厉的法规和执法来处分违规行为。吉林规则,出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的,除责令改正外,最高可处分3万元。出售不可降解塑料制品的,对个人处200元以下罚款。对企业有违法所得的,处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……从施行效果看,如此处分力度震慑力显然不行。现在,海南的处分措施怎么定,处分力度又怎么,还有待观察。虽然严厉处分与主动降本钱缺一不可,但鉴于市场之手的力气之大,降本钱效果或许更显着。

在“白色污染”形势仍然严峻的当下,海南出台“禁塑令”开了个好头。“限塑”10余年是时分与时俱进了,期待海南的探究与实践能为其他当地提供更多易操作、可复制的经历。(冯海宁)